鹿弥无夜

well……



鹿弥无夜是也
叶攻纯食
喜欢叶秋
爱陈立农
【短篇战士,挖坑能手,poing——】
(´Д`)

没评论就是不催更,不催更就是没人想看,没人想看我写个毛线球(o˘д˘)o

啊我九月没有更新么∑( ̄□ ̄)
OK……追星使人头秃……

一个脑洞


叶修是编写AI或者制造AI的工程师,一叶之秋是他写出来的程序之一。但是,一叶之秋是有自我意识的。
因为一叶之秋自己制造了一点bug骗过了叶修,叶修就没有把他出售,而是留在身边当成助手来用。
两个人(?)这么过了一段温馨的日常。
在日常里,叶修经常用AR技术或者是别的什么黑科技和一叶之秋相处,偶尔也会啪啪啪(*'▽'*)♪叶修还在不停的帮一叶之秋完善各种bug,让一叶之秋能更“人性化”。
但是在叶修心里,一叶之秋只是他制造出来的AI,却完全没想到一叶之秋爱他。
然后叶修所在的国//家要打仗了,他接受了政//府的邀请,成为一名为军//方研究战//争//武器的研究员。
叶修开始早出晚归,甚至到后来直接搬出去住。
但是一叶之秋一直在等他。
后来叶修的研究遇到了瓶颈,回了一次家。
一叶之秋欣喜若狂,为叶修准备了所有能让叶修觉得放松的东西。
叶修在家里住了两周。一叶之秋以为他和叶修会像从前那样再过起温馨的日子,但是却在某天被打破了。
叶修在一天晚上收到了发小苏沐秋的邮件,里面是二人年少时对AI的设想,叶修突然灵感迸发,他制造出了另一个AI:君莫笑。
君莫笑没有自我意识,但正因为如此,他更好控制,更适合成为完美的战//争//武器。
叶修也理所当然地倾注了更多心血在君莫笑身上。
这可是能逆转局势的武器。
一叶之秋又被冷落在了一旁。
无法言说的爱意开始扭曲,一点点地腐烂变质。
于是一叶之秋给所有叶修所制造的AI武器植入了病毒,让它们无法启动。
一叶之秋还把君莫笑的核心数据全部销毁了。
然后,一叶之秋骗了叶修,把他困在了数据空间里。
失去了强大的AI武器,国//家在战争中节节败退。
叶修在一叶之秋制造的幻境里孤独而绝望的挣扎着。
最后一叶之秋给了他的主人一个绝望又痛快淋漓的吻。

“已经哪里都没有了幸福和救赎。”
“再见。”



听【me!me!me!】时开的脑洞
有空就细化写完整版的,没空就算乐|ω・)

是我的错觉吗,为什么lof更新之后更难用了???
lof好像很喜欢搞一些没有什么卵用的功能,能不能好好听一下用户意见啊?

改名字了,以后叫鹿弥无夜。
怎么喊随意,开心就行。

哪个圈子都有智障和傻逼的。
吵架,撕逼,踩一捧一,都还算小事情,因为只要动动嘴皮子,过段时间就会渐渐从人们眼中淡下去。
可是犯了法,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。
你可以给别人安利这部作品,但是你绝不能因为别人不吃这份安利就攻击别人。不能。
你更不能威胁或者人肉别人。
你不能。

【双叶年上】水星记

ooc  and   bug
瞎扯以及胡编乱造……

水星是离太阳最近的一颗行星,但是它永远不会和太阳相遇。

叶秋醒了,便再也睡不着。
他扫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,4:52。
天都还没有亮。
他明确自己无法再入睡了,于是由思绪漂浮起来。
最近他总是做梦。
做梦没有什么好值得在意的,但是内容却很吸引他。
梦里是夜晚,他坐在一张掀开半边被子的床上,他面前是落地窗,窗外是楼层的剪影与巨大的圆月。
没有开灯,但那月光已经足够明亮。
房间里到处都是玫瑰,鲜红的花朵全部藏匿在阴影之中。可它们浓郁的香气却让叶秋无法忽视它们的存在。
他看着窗外。
被整齐切割的光铺在地板上,离他赤裸的足尖只有一小段距离。
这时,另一颗星球缓慢地飘了过来。
那是水星。
叶秋并没有专门去了解过任何天文知识,但是他看到那颗星星的时候,便笃定地下了结论。
它就是水星。

总是做着同一个梦。
他只坐在那床上,什么也不做。安静地等待着水星的出现。
然后,总会有一阵风,把玫瑰的香气吹到叶秋的发间。
温柔又寂寥,让他想起许多东西。
他翻身下床,拉开窗帘,由着阳光倾泻而入。
——天气真好。
叶秋伸了一个懒腰。
——难得的长假,好好休息吧。
总裁大人在某些地方颇有小孩儿心性,比如一放假就懒,什么也不想做,哪怕是瘫在沙发上一整天也可以。
但他哥就不许他这么做。
叶修打开门走进屋子里的时候,叶秋是有点惊讶的。倒不是因为叶修能打开他家门这件事。钥匙是叶修回来的第二天他就给了叶修的,只是他哥拿着的东西让他觉得画风有点不对。
七七八八的塑料袋里是各式各样的食材,还有一个粉红色的宠物箱,里面是一只兔子。
“你怎么……”
“哎,快来,把东西拿到厨房去,我给这位安排一下。”叶修说。
叶秋一脸莫名其妙。
他下了沙发,准备要去接过叶修手上的东西时,却被叶修喊住了。
“把拖鞋穿上啊祖宗!”
“地板干净着呢……”
叶修挑眉:“着凉了你才舒服?”
叶秋怂,老老实实地穿上了。
——干嘛买个兔子?
叶秋想,他忙,叶修没他这么忙但是也要经常坐飞机去外地的,那谁来照顾这兔子?保洁人员么?
厨房是开放式的,他就把东西一股脑全放在料理台上,再慢慢分类放开。
“你是不是没吃早饭?”叶修的声音冷不丁点在身后响起来。
“啊?没啊。”
“那你吃什么了?”
“油条跟豆汁儿啊。”
叶修盯着他。
不出五秒叶秋就败下阵来:“哎行行行我没吃我没吃,我醒的时候就十一点了……”
叶修古怪地看了他一眼:“那你昨晚上干嘛去了?”
叶秋装没听到,把牛奶拿到冰箱里放。
“都这么大人了。”叶修说。
叶秋没有反驳,他突然觉得有些新奇,叶修当年在外的时候指不定过得有多混乱,现在回来居然要开始关心他的生活作息起来了?
“那兔子是怎么回事,你要养么?”他问叶修。
“不是我买的,”叶修把鸡蛋拿了几颗出来,和芹菜一起放在一个玻璃碗里,“是小夏的,她要出门几天,就让我帮个忙养几天。”小夏是叶修的同事。
“哎,别别别,我又不吃芹菜!”叶秋说。
他哥抬起眼来瞟了他一眼:“补铁。”
叶秋想打他。
但他又笑了起来。
——这就很好。

叶修在厨台边忙活,叶秋就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看他。
知道叶修会做饭这件事,叶秋是有些惊讶的。
但是后来转念一想,他哥出走十年,要是连这种基础生活技能都没有,那不是要玩完儿。
尤其是,他还有苏沐橙要照顾。
叶秋想到这个,心里难免会有些不快。
他和他是在出生之前就一直待在一起的双生子,却因为梦想的原因,失去了彼此整整十年。
一个人能有多少个十年呢。
叶秋低下头,去看自己的手。
苍白的皮肤下隐隐能看到淡蓝色的血管,十指纤长,指甲被修剪的整整齐齐。
“叶修。”
“啊?”叶修停下手中的活,回过头看他。
叶秋缓慢地抬起头看他,面无表情:
“你过来抱我。”
叶修静静地看了他一会,然后笑起来:“怎么突然撒起娇来啦?”
叶修擦干净手,走到叶秋身边,俯下身去抱住了他。
兄长身上始终有种让他安心的力量。
叶秋闭上眼,慢慢地抬起手,搂住叶修的脖颈。
他是在这个世界上与叶修距离最近的人,但是也是最不可能和叶修相爱的人。
就像水星。
寂寥的水星,那是离太阳最近的星球,但它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轨迹去与太阳相会。
——要说我如何贪心呢。
——告诉他吧。
“叶修,我——”
“不要说。”
叶秋愣住了。
叶修把他抱的更紧了些,郑重其事地——
“不要说,我知道。”
“叶秋,宝贝儿,我都知道。”
“让我来。”
“叶秋,我爱你。”

就像是在做梦。
那个空旷的房间,阴影里的红玫瑰,窗外巨大的天体。
只是这一回,光铺满了整个屋子,也一并照亮了那些美丽的花朵。
叶秋久久没有出声。身体却无法克制地颤抖起来。
泪水在眼底聚集,很快就模糊了视线。
“你、你、你是什么时候……”
兄长似乎料到了他的反应,温柔地轻拍着他的背部:“很久很久以前……那会儿咱俩应该十四岁吧。”
离家的原因,一半是为了梦想,一半是源于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弟弟。
——他爱我吗?像我爱他那样爱吗?
无从得知。
训练时不能分心,但闲空下来便满脑子都是他。
他笑起来的样子,他被自己捉弄时的气愤表情,他吃东西时鼓起来的腮帮,他蜷缩在自己身边睡着时的眉眼。
各种各样,每时每刻。
全部来源于他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。与他分享了一半灵魂的人。
他的半身,他的叶秋。

叶秋任由眼泪滑落,打湿了叶修的衬衣。
“别哭,秋儿。”
“我回来了,我就在这儿。”
叶修抱着全世界他唯一的挚爱,轻声说道。

他们是彼此的水星,也是彼此的太阳。
但比起宇宙里冰冷的天体,他与他又幸运千万倍。
因为……虽然迟到了这么久,但是爱始终没有中断过。

——我回来了。
——欢迎回家。

END

我想让你知道我爱你,我会保护你,用尽我的一切。
不要害怕。
你向前走,你往前看。
不用回头。
我一直在你身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