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弥无夜

well……



鹿弥无夜是也
叶攻纯食
喜欢叶秋
爱陈立农
【短篇战士,挖坑能手,poing——】
(´Д`)

是我的错觉吗,为什么lof更新之后更难用了???
lof好像很喜欢搞一些没有什么卵用的功能,能不能好好听一下用户意见啊?

改名字了,以后叫鹿弥无夜。
怎么喊随意,开心就行。

哪个圈子都有智障和傻逼的。
吵架,撕逼,踩一捧一,都还算小事情,因为只要动动嘴皮子,过段时间就会渐渐从人们眼中淡下去。
可是犯了法,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。
你可以给别人安利这部作品,但是你绝不能因为别人不吃这份安利就攻击别人。不能。
你更不能威胁或者人肉别人。
你不能。

【双叶年上】水星记

ooc  and   bug
瞎扯以及胡编乱造……

水星是离太阳最近的一颗行星,但是它永远不会和太阳相遇。

叶秋醒了,便再也睡不着。
他扫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,4:52。
天都还没有亮。
他明确自己无法再入睡了,于是由思绪漂浮起来。
最近他总是做梦。
做梦没有什么好值得在意的,但是内容却很吸引他。
梦里是夜晚,他坐在一张掀开半边被子的床上,他面前是落地窗,窗外是楼层的剪影与巨大的圆月。
没有开灯,但那月光已经足够明亮。
房间里到处都是玫瑰,鲜红的花朵全部藏匿在阴影之中。可它们浓郁的香气却让叶秋无法忽视它们的存在。
他看着窗外。
被整齐切割的光铺在地板上,离他赤裸的足尖只有一小段距离。
这时,另一颗星球缓慢地飘了过来。
那是水星。
叶秋并没有专门去了解过任何天文知识,但是他看到那颗星星的时候,便笃定地下了结论。
它就是水星。

总是做着同一个梦。
他只坐在那床上,什么也不做。安静地等待着水星的出现。
然后,总会有一阵风,把玫瑰的香气吹到叶秋的发间。
温柔又寂寥,让他想起许多东西。
他翻身下床,拉开窗帘,由着阳光倾泻而入。
——天气真好。
叶秋伸了一个懒腰。
——难得的长假,好好休息吧。
总裁大人在某些地方颇有小孩儿心性,比如一放假就懒,什么也不想做,哪怕是瘫在沙发上一整天也可以。
但他哥就不许他这么做。
叶修打开门走进屋子里的时候,叶秋是有点惊讶的。倒不是因为叶修能打开他家门这件事。钥匙是叶修回来的第二天他就给了叶修的,只是他哥拿着的东西让他觉得画风有点不对。
七七八八的塑料袋里是各式各样的食材,还有一个粉红色的宠物箱,里面是一只兔子。
“你怎么……”
“哎,快来,把东西拿到厨房去,我给这位安排一下。”叶修说。
叶秋一脸莫名其妙。
他下了沙发,准备要去接过叶修手上的东西时,却被叶修喊住了。
“把拖鞋穿上啊祖宗!”
“地板干净着呢……”
叶修挑眉:“着凉了你才舒服?”
叶秋怂,老老实实地穿上了。
——干嘛买个兔子?
叶秋想,他忙,叶修没他这么忙但是也要经常坐飞机去外地的,那谁来照顾这兔子?保洁人员么?
厨房是开放式的,他就把东西一股脑全放在料理台上,再慢慢分类放开。
“你是不是没吃早饭?”叶修的声音冷不丁点在身后响起来。
“啊?没啊。”
“那你吃什么了?”
“油条跟豆汁儿啊。”
叶修盯着他。
不出五秒叶秋就败下阵来:“哎行行行我没吃我没吃,我醒的时候就十一点了……”
叶修古怪地看了他一眼:“那你昨晚上干嘛去了?”
叶秋装没听到,把牛奶拿到冰箱里放。
“都这么大人了。”叶修说。
叶秋没有反驳,他突然觉得有些新奇,叶修当年在外的时候指不定过得有多混乱,现在回来居然要开始关心他的生活作息起来了?
“那兔子是怎么回事,你要养么?”他问叶修。
“不是我买的,”叶修把鸡蛋拿了几颗出来,和芹菜一起放在一个玻璃碗里,“是小夏的,她要出门几天,就让我帮个忙养几天。”小夏是叶修的同事。
“哎,别别别,我又不吃芹菜!”叶秋说。
他哥抬起眼来瞟了他一眼:“补铁。”
叶秋想打他。
但他又笑了起来。
——这就很好。

叶修在厨台边忙活,叶秋就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看他。
知道叶修会做饭这件事,叶秋是有些惊讶的。
但是后来转念一想,他哥出走十年,要是连这种基础生活技能都没有,那不是要玩完儿。
尤其是,他还有苏沐橙要照顾。
叶秋想到这个,心里难免会有些不快。
他和他是在出生之前就一直待在一起的双生子,却因为梦想的原因,失去了彼此整整十年。
一个人能有多少个十年呢。
叶秋低下头,去看自己的手。
苍白的皮肤下隐隐能看到淡蓝色的血管,十指纤长,指甲被修剪的整整齐齐。
“叶修。”
“啊?”叶修停下手中的活,回过头看他。
叶秋缓慢地抬起头看他,面无表情:
“你过来抱我。”
叶修静静地看了他一会,然后笑起来:“怎么突然撒起娇来啦?”
叶修擦干净手,走到叶秋身边,俯下身去抱住了他。
兄长身上始终有种让他安心的力量。
叶秋闭上眼,慢慢地抬起手,搂住叶修的脖颈。
他是在这个世界上与叶修距离最近的人,但是也是最不可能和叶修相爱的人。
就像水星。
寂寥的水星,那是离太阳最近的星球,但它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轨迹去与太阳相会。
——要说我如何贪心呢。
——告诉他吧。
“叶修,我——”
“不要说。”
叶秋愣住了。
叶修把他抱的更紧了些,郑重其事地——
“不要说,我知道。”
“叶秋,宝贝儿,我都知道。”
“让我来。”
“叶秋,我爱你。”

就像是在做梦。
那个空旷的房间,阴影里的红玫瑰,窗外巨大的天体。
只是这一回,光铺满了整个屋子,也一并照亮了那些美丽的花朵。
叶秋久久没有出声。身体却无法克制地颤抖起来。
泪水在眼底聚集,很快就模糊了视线。
“你、你、你是什么时候……”
兄长似乎料到了他的反应,温柔地轻拍着他的背部:“很久很久以前……那会儿咱俩应该十四岁吧。”
离家的原因,一半是为了梦想,一半是源于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弟弟。
——他爱我吗?像我爱他那样爱吗?
无从得知。
训练时不能分心,但闲空下来便满脑子都是他。
他笑起来的样子,他被自己捉弄时的气愤表情,他吃东西时鼓起来的腮帮,他蜷缩在自己身边睡着时的眉眼。
各种各样,每时每刻。
全部来源于他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。与他分享了一半灵魂的人。
他的半身,他的叶秋。

叶秋任由眼泪滑落,打湿了叶修的衬衣。
“别哭,秋儿。”
“我回来了,我就在这儿。”
叶修抱着全世界他唯一的挚爱,轻声说道。

他们是彼此的水星,也是彼此的太阳。
但比起宇宙里冰冷的天体,他与他又幸运千万倍。
因为……虽然迟到了这么久,但是爱始终没有中断过。

——我回来了。
——欢迎回家。

END

我想让你知道我爱你,我会保护你,用尽我的一切。
不要害怕。
你向前走,你往前看。
不用回头。
我一直在你身后。

叶alltag里撕逼,看着觉得有点好笑。
在饭圈里撕得可比这个要狠的多,但是因为idol的原因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撕了。直接举报最干脆了。
哎,好好的圈地自萌不好吗。写文就好好写,追星就好好追,有什么好撕的。

【叶周】达拉崩吧

abo设
叶a周b 
ooc and bug

周泽楷去找叶修。
凭着上回的记忆,一路摸到叶修家,摁了两回门铃,门才开了。
叶修头发有些长了,看见他连忙让他进来:“小周?你怎么来了?”
周泽楷眨巴了两下眼睛,没说话,也没动作。
“进来呀。”叶修有些莫名其妙。
“……嗯。”

这是他第三次来叶修家。第一次是世邀赛后,叶修又开了一次发布会,声明自己正式退役。
周泽楷那天请了假,跑到杭州来,在发布会场外待着。
周泽楷所在的位置斜对面是个广场,上方有面大屏,镜头刚好就是叶修。
和他猜的一样,叶修简短的交代了自己退役的理由,就开始和发问的记者东拉西扯。
周泽楷安静地看了一会,就走开了。
他自己也不太明白,为什么要到杭州来。
可能,就是想看看叶修。
然后他就一个人在街上乱逛,逛到天黑,才想起来自己没有买回去的车票。
他拿出手机打开淘宝,但是在等待加载页面的过程中耗掉了手机的最后一点电量。
周泽楷:“……”
他掏了掏口袋,只翻出来一张五块人民币。
周泽楷:“……”
死人了。

“小周?”有人喊他。
他回过头一看,叶修就在离他一米多远的地方。
手里领着个塑料袋,看上去像是刚买完东西要回家。
今天是怎么了。周泽楷想。
“你怎么……跑这儿来了?”叶修问他。
药丸,这怎么回。
然后周泽楷的肚子帮他回答了。咕唧了好长一声,尴尬的他想钻进地里。
叶修愣了一下,随后笑笑:
“去我家吧。”
于是那天他就在叶修家住了一晚。
第二次就更加尴尬,他和他妈到叶修家里去相亲。
对没错,相亲,他跟叶修。
也不知道他妈和叶修的妈是怎么认识的,居然这么能折腾。
相亲那天的事情,简直尴尬到超出周泽楷这24年所能经历的所有囧事的总和。
不过说来也难怪,你和你暗恋的人相亲,你能有什么反应?
他坐在沙发上浑浑噩噩的,就听着他妈和叶修的妈一直聊一直聊,没完没了。跟某种时期的黄少天有的一拼。
叶修倒是用一脸他从没见过的表情,可能是温柔,和两位太后交谈。
如果让江波涛看见……不对,如果让孙翔看见,会不会吐?周泽楷想。
但是叶修其实很好看啊。周泽楷又想,虽然大多数时候大家注意的都不是这个,那估计是因为叶修的性格吧……
“那就先这样了?泽楷你过两天再和小修好好聊聊,怎么样?”周妈妈问。
——小修是什么称呼呀。
周泽楷应了一声,然后把头低下去。
“哎,泽楷这性子真好。”叶妈妈倒是十分欢喜,随后推了叶修一把:“你可得好好待人家,听见没。”
“好啦,我知道了妈。”叶修无奈地笑笑。
然后……周泽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糊里糊涂地和叶修交往起来了。
他不知道这一堆事儿到底算什么。他唯一知道的东西就是他喜欢叶修。
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喜欢,它的存在感非常鲜明,让周泽楷无法忽视它,但同时它又十分浅淡,就好像如果叶修最后选择和他分手和别人结婚他也不会太难过,甚至会去喝一杯喜酒。
——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呢……
周泽楷自己搞也不清楚了。
就在这样的古怪的情绪里,他和叶修订了婚。

——tbc

我我我……爬墙了_(:3」∠)_
所以现在算是在复健?

质问箱是干啥用的?

我是真的很喜欢弟控叶修和非兄控叶秋这样的设定了:D
虽然很ooc但是……真的好喜欢啊……【爬走